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罩子燈

2019-07-04 10:47:35  來源:張家界新聞網  作者:任隨平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罩子燈照亮了我的童年。
    sCO張家界新聞網

    自打記事起,每到暮色四合夜色彌漫之際,母親就會走進屋舍,從暗紅色的古舊抽屜里拿出火柴,小心翼翼地擦燃,借著昏黃的火光就看到罩子燈安安靜靜地立在炕頭的箱蓋上,似乎很少挪移過地方,或者說自從家里添置了罩子燈以后,它就被安置在這里。
    sCO張家界新聞網

    罩子燈被從箱蓋上拿下來,只有兩種情況。其一是燈油將盡時母親就會輕輕地端下來,像是端過祖先的牌位一般神圣,立在炕沿上,取下玻璃罩子,擰開燈蓋,將燈芯傾斜了靠在炕沿邊,之后拿過燈油葫蘆,口對口斜著,均勻地倒入七八分煤油,七八分,永遠只有七八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母親說,燈油添多了費油。也是啊,在饑饉年月里,一葫蘆燈油基本就是一年的,又怎能讓燈油隨意地浪費掉呢?或許是基于珍惜的緣故吧,打那時起,我對罩子燈和燈油就有著某種神秘地珍愛情感,就連打開燈油蓋絲絲縷縷飄蕩在空氣中的煤油味也有著一股淡淡的香氣,畢竟,有了罩子燈的照耀我們才能驅逐黑暗,守住光明。至于另一個拿下罩子燈的理由,那就是在母親打開木箱的時候。
    sCO張家界新聞網

    母親打開木箱的時候不多,起碼我所見到的次數有限,似乎打開木箱是母親神圣生活的一部分,或者說木箱一定隱藏著母親的一些秘密。有一次,正當母親打開木箱的時候,我恰好從院子里跑進來,見母親低頭在箱子里翻找什么,我懷著好奇心擠在母親身邊,只見不大的木箱底平整地疊放著幾件古舊的衣物,一雙穿舊了的草鞋,除此之外別無他物。我忍不住問母親,怎么從沒見過母親穿這些衣服。母親小心地從箱底拿起一件紅肚兜,抖了抖,攤開在面前,舒了口長氣,不緊不慢地說:“這一件紅肚兜是你外婆留給我的唯一一件衣物,那時候兵荒馬亂跑土匪是常有的事,一次土匪趕過來的時候,你外婆就用這件紅肚兜慌亂之中裹了我,趕了成群的馬匹一路逃跑,最后還是沒能跑過土匪的追索,幾十匹馬就被土匪搶走了,你外公因為死死拽住一匹棗紅馬不肯放手被土匪打斷了胳膊,外婆連人帶馬被土匪趕下了地埂沒了性命,而我,被幸運地罩在了地埂邊的叢草里,等人們趕過來的時候,我還裹在紅肚兜里……”,再后來,外公去世,母親就連同外公的一雙草鞋一同收拾了下來作為存念。母親說著這些的時候,眸子中蓄滿了淚花,從此我便明白了母親為啥很少打開木箱的原因了。母親選擇將罩子燈放在木箱蓋上,就是為了罩子燈的燈光能夠永遠地照耀著外公外婆的魂靈,好讓他們在塵世之外依然能夠享受到光明和溫暖。
    sCO張家界新聞網

    后來我上學了,每晚就在罩子燈昏黃的燈光下寫作業,母親就坐在一旁納鞋底,長長的線,一針接著一針,累了的時候母親就靠著木箱歇息,燈光搖曳,母親映過來的頭影搖曳,書本上的字影搖曳,就在這搖搖曳曳里我學會了堅持,學會了耐心和細致。其實,有罩子燈亮著的日子,不光是給了我們光明,即便是冬日寒冷的夜里,只要罩子燈亮起,寒夜也就溫暖了幾分。畢竟,在我們的內心深處有著一燈如豆的燈火燃燒著,明亮著。
    sCO張家界新聞網

    后來的日子里隨著時光流轉,罩子燈就悄無聲息地退出了暗夜的陪伴,被擱置在了屋角隱秘的地方,再后來,我們就搬進了小城居住,連同老屋一起留在了遙遠的故園。
    sCO張家界新聞網

    遠去了,罩子燈,遠去的也只是你存放的位置,而你的光明和溫暖卻永恒地存貯在我靈魂深處,在風雪交加的寒夜,我還會在心靈的深處將你點亮,照耀余生。sCO張家界新聞網


    sCO張家界新聞網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河南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