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界上

2019-07-11 10:01:44  來源:張家界新聞網  作者:向延波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二十六年前,我從師范畢業,被分配到界上教書。
    oQm張家界新聞網

    界,普通話讀“jie”,百度百科中是田的邊界、邊陲邊境的意思,對于這種解釋,我很不以為全面。在我們當地的概念中,界只指海拔高的山頂。方言中和“蓋”同音,意思也相近。武陵有十萬大山,就有十萬個界。劉家界、龔家界、梭子界、蘇家界……小數循環,數也數不清。除了張家界因為獨特的地貌而聞名于世,其他的界都被白森森的石頭和低矮的灌木叢覆蓋得一文不名。
    oQm張家界新聞網

    湘西貧苦落后,而界上,是苦中之苦。
    oQm張家界新聞網

    我所任教的地方叫茅花界,顧名思義,界上盛產芭茅草。一到秋天,整個界上被發黃的芭茅草占領包圍,蘆絮隨風飛揚,衰草滿地凄迷,讓人莫名地發愁。
    oQm張家界新聞網

    愁的是水。界上離天近,卻沒沾天的福份。和所有的界上一樣,茅花界缺水,方圓數里的界上,只有兩口水塘,沒有活水來源,全靠老天施舍。一到夏天,水塘里活躍的全是淺紅色呈S形扭動的“擺腦殼蟲”。
    oQm張家界新聞網

    我去過其中的一口水塘,因為一次轟動界上的“大事件”。記得剛上界不久,一個周末,我正在批改作業,突然外面人聲喧嘩。采育場的一名相熟的工人一臉驚惶地沖進來,“向老師,你快躲一躲,闖大禍了!”我問出了什么事,他緊張得連話也說不出來了,只催我快躲起來,不然,要出人命案子。我大驚失色,出門一看,學校對面的山路上全是黑鴉鴉的人群,他們向學校走來,手里拿著鋤頭和柴刀。我腦子懵了,趕緊問他原因,他講,學校的兩個調皮學生捉泥鰍,把一口水塘弄成泥漿粥了,界上的人遷怒于學校的管教不嚴,興師問罪來了。原來是這回事,我松了一口氣,便迎上前去。接下來,我被憤怒的唾沫星子濺了個沒頭沒臉,幸好,他們手中的家伙沒有落下來。
    oQm張家界新聞網

    我第一次隨他們來到水塘,頓時驚呆了。沒想到平時學校用水的水源地衛生狀況會是如此糟糕,我終于明白了為什么學校的蒸飯總浮著一層土黃色。看著水塘邊的稀泥里全是牛馬腳印和糞便,終于明白了喝的茶水里為什么總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味。我還明白了,一向淳樸的茅花界人為什么會因為這件小事突然失去理智興師動眾。水,是他們的命根子。因為我對學生的疏于教育,連累半個界上當天做不了晚飯。我一個勁兒地賠禮道歉,承諾嚴加管教學生,總算平息了那次轟動整個茅花界的大事件。我順便到附近學生家里家訪,沒想到界上缺水嚴重,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界上洗澡是一件很奢侈的事,遇上下雨天,能用的器皿全用上了,不分男女沖進雨里洗個痛快。洗臉洗腳的水用過之后通常是不會往外倒的,要留給牲口喝。
    oQm張家界新聞網

    我再也沒有去過水塘,備了一對水桶,每天晚飯后去幾里外的山腰挑水喝。山路難行,其中的艱難就不消說了。喝水的問題總算解決了,其他的用度,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將就了。
    oQm張家界新聞網

    愁的還有糧食。界上地薄,大自然只給山頂敷了一層薄薄的土皮,權當是給茅花界一點山的尊嚴。這樣的土地上,盛產兩種主糧,一種是包谷,包谷坨、包谷糊、包谷粑粑、包谷糖、包谷燒……,還有一種是紅薯,燒紅薯、煮紅薯、紅薯粑粑、紅薯干。我上山的當天晚上,村里熱情招待步行幾十里山路又累又餓的第一個“國家老師”的,就是幾個桐葉包的又冷又硬的包谷粑粑。包谷粑粑是用石磨磨出來的包谷粉做的,剛出鍋的趁熱吃尚好,一旦冷卻下來,外軟內硬,吃到最后只有梗著脖子翻著白眼強咽。界上東邊有棗,每一顆都是舍不得吃的,他們要賣到山下去。界上的人很羨慕我這個每月有二十四斤半指標大米的公辦老師。界上的孩子下山就讀中學,在食堂取飯時因為飯盒里醒目的包谷和紅薯而遮遮掩掩,自卑像芭茅草一樣蔓延,讀著讀著,大都慢慢地自動輟學了。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期,界上才走出第一名大學生。
    oQm張家界新聞網

    界上風大,樹不成材,只有鋪天蓋地的芭茅草和隨風亂滾的石頭。
    oQm張家界新聞網

    界上多光棍,一聽說是界上的,姑娘連頭也懶得搖,直接掉頭。再好的媒婆,也不能把滿山的茅草說成金條。
    oQm張家界新聞網

    我常常抱膝坐在山頭自尋煩惱。這樣條件惡劣的地方,根本不適宜人生存,為什么從不缺少人煙呢?
    oQm張家界新聞網

    界上曾經風光過一陣子。舊時代的兵燹、匪患,逼著坪里塔里的人逃上山頂,向界上討生活。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大煉鋼鐵,自然災害,坪里塔里的人餓得貼著地皮扶著墻根行走。界上種包谷,雖然人人滿嘴的包谷糊渣兒,卻能飽肚子。八十年代以后,界上漸漸成了被人嫌棄被人遺忘的地方。
    oQm張家界新聞網

    界上的人想過離開,因為條件制約或者故土難離的原因,選擇了忍耐和苦捱。
    oQm張家界新聞網

    第二年,我逃也似的離開了茅花界,什么都扔了,只帶著那對水桶。現在,我仍然節水成癖,我知道,我無法忘記界上的那段生活。
    oQm張家界新聞網

    再回茅花界,是去年夏天。當了村干部的學生趙曉英突然打電話來,邀我上界消暑。二十多年過去了,我真有點想念界上了。
    oQm張家界新聞網

    驅車從山下出發,以前步行三個小時的路程,沿著水泥公路盤旋而上,不過二十多分鐘就到了。故地重游,我完全迷失了方向,學校周圍形成了一個小集鎮,街道兩旁全是清一色的小樓房。趙學生說全是自建的。國家建好基礎設施,打了上山的水泥路,硬化了街道,界上就有了自生動力。她帶我轉了一圈,誰誰誰,你還記得嗎?就是那個冬天光著半條膀子、一件棉衣油漬漬的雙三兒……我將信將疑,昔日又窮又苦的界上,聽天由命的界上,會有自生動力?能有自生動力?
    oQm張家界新聞網

    她說,不要用老眼光看茅花界了,現在界上的人安心了,以前搬出去的人又陸續回來住了,養羊養牛和煙葉的專業大戶就有好幾個,改良品種的紅薯幾塊錢一斤,木瓜基地和企業簽了協議。你們城里人不是提倡健康生活嗎?界上的空氣質量好,夏天溫度不超過二十四度,歡迎我每年夏天去度假。
    oQm張家界新聞網

    晚飯是在界上一處農家樂吃的烤羊肉,她見我盯著端上來的茶杯發愣,笑著說,水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以前的那兩口水塘早就廢棄了,界上打了水窖,水是從老山腰引來的,引水、提水的管道、設備就在來的路邊可以見到,那都是精準扶貧“三保障”和煙水工程的成果。我想起上山的路旁,確有幾個高大的水塔和長蛇蜿蜒的管道。
    oQm張家界新聞網

    下山的路口,我見到了停在路邊的幾臺自駕車,旁邊懸掛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藍莓采摘體驗園”。
    oQm張家界新聞網

    幾十年過去,界上的變化難以細說。原本想重溫一把舊時光的旅行,在山路上灑下了一路的感慨。
    oQm張家界新聞網

    抓大不放小,著眼最底層的民生問題,這個國家和民族一定有希望。oQm張家界新聞網


    oQm張家界新聞網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河南体彩网